經典女人首頁
關于我們設為主頁加入收藏
經典女人優雅女人品位女人浪漫女人幸福女人專注女人壞女人
  當前位置 >> 經典女人 >> 經典女人
誰在聒噪的現代社會迷失自我
日期: [2011-9-7]   

誰在聒噪的現代社會迷失自我

    一個城市,其實就是一個大型的生活劇場,穿梭于樓群與行道之中的人們的心理狀態和行為,恰如其分地演繹著這個城市生活的現實劇本。辦公室朝九晚五的時間設定,來回往返的路線設定,使我們在一種慣性中變得習以為常。我們或許是一群按部就班、循規蹈矩的人,平時不會太留意自己的精神和情緒,只是在這樣那樣的職業與社會倫理道德的框架里,一天天的生活和工作著。壓抑、焦慮、空虛、浮躁、缺乏安全感、迷失自我……就漸漸地成了這個城市的普遍心理狀態。當在獨立的人的個體無法控制和改變的情況下,它會不自覺地任其發展,形成一個巨大的心理空洞。而填補這種空虛的方式往往是縱欲人世、自我麻痹、燈紅酒綠。
    時間在晝夜之間一頁頁地翻過,我們雖經過了人生的許多站點,但內心總是懸虛而不定的,不知道心靈的車輪到底應該停靠在何處。模糊了起點,更不明曉終點,仿佛自己永遠也梳理不出什么是自己生活樂趣的原動力。
    滾滾紅塵,生活本是無奈。不如為自己的心靈開辟出一個靜謐的空間,請不要拒絕孤獨。置身于孤獨,遠離喧囂和浮躁,在寧靜中過濾煩憂,在沉默中品味深邃。在孤獨中讓精神在自由的空間翱翔,讓情感得以暢快淋漓的釋放。直面內心世界,審視靈魂,與心靈對話。在孤獨中體驗到真善美的魅力、人性的尊嚴與生命的意義。在孤獨的反思中得到啟迪,獲得充實,變得純真,走向成熟。
    習靜是一種挑戰 非寧靜無以致遠
    “習靜”確實也是道家的自修功夫,中國人歷來覺得“非淡泊無以明志,非寧靜無以致遠”,一個心浮氣躁的人,啥事也做不成。中國的隱士是通過習靜的訓練讓自己沉穩明澈,本心立現。
   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《死屋手記》,也就是他的西伯利亞苦役犯小說里寫的,服苦役的人,必須要忍受一種巨大而無形的痛苦,這種痛苦比其他的什么強制勞動,惡劣的飲食起居更加可怕,那就是“被迫過集體生活”。一個人像玻璃缸里的金魚一樣,被拋擲在眾目睽睽之下,完全沒有一點私人空間。
    汪曾祺說,他祖父有一進老宅子,朝北,蔭蔽,平日少人去,他自小就喜歡在里面看書練字。后來他被下放到張家口農場,和三十幾個產業工人同住,在山西梆子的震耳雜音中,照樣寫小說,只當是自我修煉。
    “萬物靜觀皆自得,四時佳興與人同”,換算成西方術語就是“自然主義作家”。惟其心靜,方能流深,才能關照和悲憫萬物。這是順乎人心的。

分享到:
  相關延伸閱讀   頻道隨機精選
 
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意見與建議 | 公司網站 | 友情鏈接
陜ICP備07501458號   QQ:570315961 點擊這里和我交談或者留言
聲明:本網站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,根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,如果我們轉載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,
請在一個月內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Copyright 2007-2008 www.1529003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
长江润发解禁股